昔日的夢中情人成了我的嫂子,但哥嫂結婚三年卻沒懷上孩子,那晚嫂子穿著透明睡衣敲響了我的門....我瞬間沒了主意!!

14676893896162.jpg

(僅為示意圖)

我做夢都沒想到,王小潔會成為我的嫂子。讀高中那會兒,她可是我們學校名副其實的女神:身材高挑,皮膚白皙,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彷彿會說話。偶爾沖你嫵媚的一笑,我的天那! 

Advertisements

漂亮的女生總有獨特的優勢:王小潔走到哪裡,都有一群賤歪歪的男生跟在她屁股後面服侍。她去打水,男生們搶熱水瓶急紅了眼;她去買飯,十分鐘前就有人在那裡替她排隊;遇到什麼情人節,光棍節,小潔生日這些特別的日子,鮮花和禮物都能堆滿王小潔宿舍的門口。 

好吧,我承認,我也偷偷送過幾次,只是害羞不敢在賀卡上寫自己的名字,只用了「暗暗仰慕你的某個男生」來代替,現在想想,自己真是傻出了高度! 

王小潔似乎很享受這種被呵護的感覺,對誰都客客氣氣,又好像對誰都置之不理。她在別的女生嫉妒憤恨的眼神中活得有滋有味。 

畢業後,王小潔考上了大學,離開了這座城市,順便帶走了一票男人的心。拜王小潔所賜,原來互為情敵的幾個男生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哥們兒。男人就是這樣,再大的事,有時候幾杯酒下了肚,轉眼就忘得一乾二淨。「王小潔算是個什麼玩意兒,不就是胸大點嗎?害得老子追了那麼多年!我覺得她比宋燕差遠了……」李強幹完一杯啤酒憤憤地說「拉倒吧,那能是一個檔次?宋燕站王小潔旁邊,就是小燕子旁邊杵個容嬤嬤…….」張胖子話音剛落,一伙人哄堂大笑「人家李強不喜歡小燕子,就喜歡容嬤嬤,還特別喜歡容嬤嬤給他扎針……..」 

Advertisements

那天的聚會像是一場青春的告別式,一幫半大小子哭得哭,罵的罵,笑的笑,所有的情緒都化成了二兩啤酒灌到了肚子里。 

14676894211601.png

王小潔像是青春留在臉上的一顆痘印,遮不住,也擦不掉。因為成績不好,我沒考上大學,去了一所專科學校學汽車維修。三年後在哥哥的資助下開了一家汽車維修店。哦,介紹一下我哥:他比我大7歲,小時候家裡窮,沒上過幾天學。可他腦子活,能說會道,從16歲開始就四處闖蕩,送過報紙,賣過水果,搬過磚,還當過理髮店洗頭工……五年前他一個朋友提拔他當了小包工頭,趕上形勢好,這幾年賺了不少錢。家裡的三間老土房也被哥哥扒了,在原來地基上蓋起了三層小洋樓。「爸媽腿腳不好,一樓給他們住,我住二樓,三樓給你留著,將來娶媳婦。」上樑那天,哥哥摸著我的頭對我說。其實我還小,爸媽最擔心的還是哥哥的婚事。他已經28了,在我們這個地方,他的同齡人孩子都十幾歲了。以前是窮的沒人跟,現在有錢了,他似乎又不著急了。爸媽發動七大姑八大姨四處給他安排相親,竟沒有一個能讓他滿意。「我的事你們不用操心了,我自己做主」我媽生日那天,哥哥真拉了一個女人回來,只是看她一眼我就滿臉通紅,不是別人,那個女人正是我青春期的幻想對象------王小潔! 

Advertisements

三個月後,王小潔成了我的嫂子,我也死了那顆蠢蠢欲動的心。 

雖然以前是同學,但我對王小潔的愛只是單相思,她並不知情。所以她並沒有很尷尬,只是我自己有些不敢看她,和她說話的時候有點不自然。嫂子很勤快,從進門的那一天開始,就把這個家料理的井井有條。她對我也很好,我修車換下來的臟衣服,都是她給我洗,有幾次我不好意思藏了起來,她都能翻出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都是一家人。」她說話的時候,我從不敢看她的眼睛。 

王小潔怎麼變成了我嫂子,這曾經是我那段時間最大的疑惑。後來哥哥告訴我,王小潔大三那年,父親出了車禍。她不得不終止學業回來照顧多病的母親,託人在鎮上一家酒店找了份收銀員的工作。因為哥哥經常帶客戶那裡吃飯,時間久了就認識了。後來小潔他媽動手術花的錢,都是哥哥幫著出的。她覺得自己無以回報,看哥哥人也不錯,就答應了哥哥的求婚。 

Advertisements

哥哥總說嫂子旺他,嫂子過門三年,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一個小包工頭搖身一變成了擁有幾百萬資產的大老闆。事業順風順水,嫂子溫柔賢惠,最大的遺憾就是結婚三年,嫂子一直沒能給他生個一兒半女。為這事他們去了不少醫院,中醫西醫看了一圈下來也沒什麼效果。哥嫂吵架越來越頻繁,爸媽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那天維修店關門已經八點多了,因為活兒多,晚飯都沒顧上吃,我提著兩瓶啤酒,一包花生回了家。一樓的門關著,姨夫今天動手術,估計爸媽去醫院還沒回來。二樓窗戶的燈亮著,聽到哥哥和嫂子在屋裡小聲地說著話。我徑直來到三樓,脫掉滿是油污的工作服,先沖了個澡,洗完澡后整個人馬上清爽了。跟往常一樣,我抿著酒打開電腦看片,這時候,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柱子,開門,是我…..」一聽是嫂子我趕忙關上電腦,穿好衣服開了門。「還沒吃飯吧?我給你留的菜,趁熱吃。」嫂子把一盤肉炒筍絲放到茶几上。我這才發現她只穿了單薄的睡衣,好身材在燈光下若隱若現「辛……苦……嫂子了!」可能是剛才喝了點酒的緣故,嫂子俯身放盤子的那一刻,我竟有些不知所措,聲音也變的結巴起來。 

Advertisements

嫂子放完碗筷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來,柱子,今晚嫂子陪你喝一杯。」我找了個還算乾淨的玻璃杯,用衣服使勁蹭了蹭,倒了滿滿一杯遞給她。三杯酒下肚,嫂子抬眼看了看我「柱子,你覺得嫂子漂亮嗎?」我被她問得不知所以,幹完剩的半杯酒,使勁點了點頭。我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地一直燒到了胸口。嫂子咧嘴一笑,彷彿當年的王小潔坐在我的面前。

「柱子,我和你哥有事求你」「嫂子你說,只要是我能辦的!」嫂子又幹了一杯「我是愛你哥的,他也愛我。只是我們一直沒有孩子......上周我和你哥去省城的大醫院檢查了,問題出在你哥身上。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哥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又不想拖累我,打算和我離婚」聽到嫂子這麼說,我半天說不出話來。 

「但是嫂子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女人,我不能因為這個原因離開你哥,所以我沒同意……柱子……我和你哥商量過了,要是你願意的話,他會把咱倆的孩子當成他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畢竟你倆是親兄弟,孩子終歸是你們高家的骨肉……..」有那麼幾分鐘,我是完全沒有意識的,我看了看嫂子,她的表情是認真的「你哥今晚不在家…….」說完嫂子把手放在我的腿上。 

那一剎那,我像觸電一般跳了起來。心幾乎跳到了嗓子眼,站在那裡渾身哆嗦成一團。酒精已經起作用了,我感覺自己有些恍惚,在大腦還沒有完全失去控制之前,我逃一樣地飛奔出了家門。 

我已經在維修店住了兩天,我不敢回家,我不知道如何面對嫂子,面對哥哥,面對家人。我是暗戀過王小潔,但畢竟她已經成了我的嫂子,我如果跟她做了那樣的事,即使哥哥不怪我,我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可如果不那樣做,哥嫂就會離婚,我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選擇?



來源: tout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