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突然說她有好多爸爸,他開始跟蹤老婆,當他看到這一幕,徹底崩潰了……

14463042101637.jpg

圖片來源網路

   展強浩是個敦厚老實的男人,幸運的是他的婚姻非常美滿,妻子陸思璐年經貌美,溫柔可人,還給展強浩生了一個女兒名叫依依。展強浩也很努力,他在城裡開了一個機械加工的小作坊,雖然賺錢不多,但是來錢很快,一家人的小日子過得還算舒坦。可是天有不測風雲,突於其來地「經融危機」襲擊著大江南北,展強浩的這個小作坊也不能倖免於難。

Advertisements

    做機械加工這行,客戶先訂貨后付款是行規,本來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經融危機」來后不久,展強浩的好幾家大客戶因禁不住「危機」的衝擊宣布破產,欠他的幾十萬貨款也隨著公司的破產而打了水漂。

   經過這麼一鬧,展強浩一下從小老闆變成了負債纍纍的窮鬼,他很不能適應這種變化,整天唉聲嘆氣、愁眉苦臉。幸好娶了個好妻子,陸思璐不但一個勁在旁勸導展強浩,還用自己單薄的身子承擔起家裡所有經濟負擔。

   這一天,展強浩拖著懶洋洋的身體從外面回家,剛進門,就聽到兩歲半的女兒圍著妻子嚶嚶呀呀地說「媽媽,媽媽,我有好多爸爸。」「胡說,你就一個爸爸,爸爸上班去了。」陸思璐好像嚇了一大跳,慌張的打斷女兒的話。

   展強浩當時沒在意,和陸思璐打了一下招呼:「老婆,我回來了。」「嗯,老公你回來了,晚飯做好了,吃完飯,你在家照顧一下依依,我有事要出去一下。」陸思璐說完解下身上圍裙回了房間,很快她換了一身嶄新的衣服急匆匆地出了門。

Advertisements

吃完飯展強浩無聊的打開電視機,電視里正在播放最近熱播的電視劇《別和陌生人跳舞》,看了一會兒,展強浩突然下意識的想到些什麼,轉過頭詢問正在沙發上玩耍的女兒:「依依,剛才你和媽媽說好多爸爸,那是怎麼回事啊?」

才兩歲半的女兒很難明白展強浩想表達的意思,她只是稍稍抬頭看了看爸爸,又低下頭自顧自的玩耍起來,什麼話都沒說。

   「媽媽,媽媽,我有好多爸爸。」女兒的這句話開始在展強浩的腦海里打轉,揮之不去:「女兒為什麼會說自己有好多爸爸呢,妻子又為什麼慌慌張張?還有妻子這些天為什麼老是早出晚歸,而且從來不太好打扮的她為什麼這段日子一出門就總要換上新衣服呢?難道,難道她在外面有了……」

   展強浩越想越氣憤,開始有點失去理智:「他媽的,不要臉的女人,看到我沒錢了,背著我干這事。如果這些都是真的,我一定剁了你。」展強浩狠狠的朝邊上茶几砸了一拳,決定跟蹤陸思璐,他決不容許妻子背地裡給自己帶綠帽子。

Advertisements

    那一晚,陸思璐很晚才回來,展強浩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問,他徹夜難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老婆,今天我要去見個客戶,要很晚才回來,晚上你們先吃飯,不要等我。」說完提著公文包就出了門,但是走出沒多遠,他又倒轉回來,躲在小區的側門邊等著妻子出門。沒過多久,發現妻子帶著女兒依依果真出了門,展強浩遠遠地跟了上去。

   陸思璐首先進了依依的小姨家,展強浩明白妻子是來把女兒托給自己的妹妹照看。進去沒多久就陸思璐一個人出來急匆匆地往城市南門方向走去。

   「不要臉的女人,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招,」他又繼續遠遠的跟在妻子後面。終於,妻子來到了城南區的一幢別墅門口停住了,展強浩遠遠地看到一個穿著闊綽的中年男人迎了上來,妻子也迎上去打著招呼,兩人有說有笑,聊的很是熱乎。展強浩氣地很想跑上去揍這對狗男女一頓,但是他朝大門保安處看了看,很快又冷靜下來,他知道自自己如果這樣衝上去,非但解決不了問題,搞不好還被對方倒打一耙,讓保安把自己狠揍一頓,何況這樣一鬧就打草驚蛇了,他展強浩可沒這麼傻。

Advertisements

    於是,展強浩只是待在原地偷偷觀察,沒有採取任何過激手段。

   話說那中年男子和陸思璐聊了一會兒后,留下了把鑰匙就上了邊上的一台賓士車走了,展強浩見妻子進了門便偷偷的湊到鐵門邊,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妻子究竟在裡面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可是事情根本就不像展強浩所想的,陸思璐進屋后很快又出來,手中多了一個洒水壺,稍稍停頓后她開始在院子里用洒水壺一個勁的澆著花圃里的花。

   「妻子不會是在替這家人做家政吧,是自己多心了,妻子怎麼會是那樣的人呢!」展強浩不禁責怪自己多心,眼眶也開始濕潤,有這樣體貼的女人做妻子,他展強浩應該知足了。就在這節骨眼上手機響了,是客戶的電話約自己談生意,展強浩顧不得多想便急著往回趕。

   此後的一段日子展強浩沒再懷疑妻子,他認為善解人意的妻子是在幫自己分擔困難,幾次話到嘴邊要識破老婆在外為人做家政的密秘,但是現在家都成這樣了展強浩實在說不出口,只是更加努力的工作希望能儘快走出眼下的窘境。

Advertisements

   但是後面的一段日子生意並沒有很快的景氣起來,反而更加拮据了。展強浩開始沒了信息,心情也壞到了極點。

   這一天都晚上十點了,妻子撂下幾句話又匆匆的出門,這使展強浩非常不能理解,同時也很擔心妻子外出的安全。他決定再次跟蹤妻子,於是他哄著女兒先上床睡覺,自己又出了門緊緊地跟在妻子後面。這次妻子沒再去那幢別墅,而是徑直的朝一家隱蔽的小醫院走去,醫院門口沒有正規的招牌,一看就知道是一家「地下醫院」。

   「妻子到這裡來幹什麼,她哪裡不舒服,難怪這段時間晚上做那事的時候,她老叫頭暈、不舒服。她不會是做了那種見不得人的事,有了吧?但又怕被自己發現,所以想到這地下醫院來做……」

    展強浩越想越不對,越想越氣憤,他毅然決然的撞開房門,想著一定要狠狠地修理一下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可是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幕讓他完全驚呆了,妻子嬌嫩的手臂上插著一支碩大的針筒,鮮紅的血液可了勁的往針筒里冒。

   妻子在賣血,展強浩好久才緩過神來。他跑上去抽掉針筒,用藥棉輕輕的按著妻子手臂上的針口不解的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為什麼這樣折磨自己。」他狠狠地朝邊上的手術台踹了一腳,扶著妻子就往外走。

   一路上,妻子嬌柔的靠著展強浩,澀澀地說:「婆婆病了,住院需要錢,我怕你焦急,所以沒同你說。」展強浩感覺眼眶濕濕地,一路上他什麼都沒說。

   到家后女兒依依早已經醒來了,她獨自一個人趴在床頭,手裡翻著一堆展強浩的相片望著剛回到家陸思璐直嚷嚷:「媽媽,媽媽,我有好多爸爸。」……

來源: toutiao.com